设为首页 客户端下载
所在位置:>首页>问吧

如何撤回举报信

发布时间:
昨日发的实名举报信,如何撤回

询问寄信地址

发布时间:
主页上只有江苏省纪委没有具体地址,请问寄信的时候具体地址是什么?还是就是人民来访的接待地址?

在职开公司欠薪

发布时间:
徐州市贾汪区供电公司低压抢修乱发包,先由方源公司转包给先行公司,再由先行公司转包给个人李佰松,再由李佰松转包给他哥华领公司老板李文刚(现任大泉供电站长),接着李文刚不包了又甩给了先行公司,工资发至9月份,倒来倒去,工人五险一金啥都没有,严重影响抢修工作,也毁了电力公司的信誉。省公司专门拨付的这块资金,他们这样包来包去,层层剥皮,贾汪供电公司有无责任?里面有没有腐败问题?工人工资何时发,五险一金何时交?低压抢修怎么能干好,省公司拨付的这块钱与工人工资差距很大里面涉腐。恳请纪委部门核实处理,严查涉腐。

关于公职律师的问题

发布时间:
司法部颁布了《公职律师管理办法》于2019年1月1日施行,全国有的纪委监委已经有公职律师了,江苏省有的党政机关,包括纪委监委也搞公职律师的,但大部分地区没搞,请问省纪委监委是否可以出文件统一规定,让符合条件的人申报做公职律师。

控告

发布时间:
被控告滨海县人民政府东坎街道办事处、 滨海县人民政府东控告东坎街道办事处党委书记:手机号码:13951480277法定代理人:鲍晓峰、滨海住址; 县城幸福路1号; 被控告人:叶为海、男、1958年11月27日生、居民身份证号:320922195811270835、滨海县人事局书记、住滨海县东坎街道办红星北巷7号,手机号码:13805118881 请求事项: 控告人不服滨海县人民法院(2018)苏0922民初996号民事裁定书之裁定,特依法提起上诉,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一审裁定,指定一审法院进行评估及计算赔偿标准。 事实与理由 控告人与滨海县东坎街道办事处,滨海县东坎镇原镇长叶为海,拆了平民百姓汪洪兵150平方米的门面营业用房,二十几年不予赔偿。与“不拿群众一针一缐”的党员相比,相差十万八千里。身为共产党员的叶为海,却昧着良心干出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来,当面是人,转脸是鬼,坑害百姓我汪洪兵,利用他自身的权势、人事、财势,挖空心思阻挠我的合法请求。当我多次提出,要求“房屋被拆三间半,150平方米面积”的赔偿费时,叶为海笑里藏刀,叫我提供证据,让他们研究研究,当我提供证据复印件时,他怒发冲冠将复印件撕的粉碎,他对我说:“要原始证据予以研究”,我由于要求赔偿心急,将他当作一个人物,由于对他的信任,将我的买房合同、协议发票计六件证据交给了他,岂料,叶为海证据材料得手后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一反常态,翻脸不认账,推横车、踢皮球、将我当猴耍。台上面答允研究不落实,索要原始证据,得手后毁证灭据,事后耍赖无法查找,我找叶为海要证据,叶为海说:“年久更迭,无法查找”。在叶为海2013年3月7日的证明里。也确认承认收到了我买房的原始证据。叶为海证言是:“1995年阜东北路改造拓宽县政府交由东坎镇具体实施,汪洪兵原拆迁户,被拆原蔬菜大队锯木厂,房屋两间半约150平方左右,当时所提供的买房协议书和发票,由指挥部材料档案管理员保管、因年久?更迭。资料无法查找情况属实。”证明人:叶为海、2013年、3月7日。控告人:汪洪兵、男、1967年9月22日生、居民身份证号:320922196709220334、汉族、个体户、住滨海县东坎洪街道办阜东控南路38号、手机 号码;18012587966 上法庭又指使代理人说:“叶为海的证明不能作为赔偿依据”接着耍无赖,说是“违章建筑”、“没房产证”、“土地证”、“时效已过”等等,实际上是自己打自己耳光,孰不可忍,中国共产党人倡导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第二条纪律是:“不拿群众一针一缐”增强了党的凝聚力、战斗力、战争年代里革命队伍越战人越多,战斗力越战越强,深受广大人民拥护爱戴。于1995年11月份发生拆迁赔偿纠纷一案,经过多年多次维权上访,政府、法院未按事实和证据判决,他们践踏司法,而且严重损害司法公信和法治权威,关于原告汪洪兵与被告滨海县人民政府东坎街道办事处、叶为海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一案的补充陈述,在滨海县人民法院审理期间,滨海县人民法院依据本案属于行政诉讼为由,驳回了原告控告人的诉讼请求,在案件审理中原告控告人申请滨海县人民法院调取1990年4月1日前涉及本案关键争议焦点的航测图,滨海县人民法院未进行任何调查及质证、答辩、陈述等程序,对本案属于民事纠纷,我有如下陈述: 1、航测图是本案是否是民事纠纷还是行政纠纷的关键点,因为在当时的拆迁中,政府拆迁的是违章建筑(由律师在多次、多级法院庭审中均作出陈述及证据证明),对于合法建筑是否拆迁未作出任何文件内容及决定,根据(城市规划法法律)规定,1990年4月1日前在航测图有的房产不是违章建筑,原告的房产就在航测图中,所以原告的房产是合法建筑。现请求法院调取该航测图,如无法调取,请求调查在上述时间内的航测图中是否存在原告的房产。 2、如调取的航测图显示存在原告房产,那么原告被拆除的房产就是合法建筑,政府未对合法建筑进行处理,那么就是叶为海在政府不知情的情况下强制拆除了原告的房产,叶为海就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政府应当连带责任,我与叶为海是平等的民事主体,本案就应该是民事诉讼案件。原告说申请签保密协议,被告说要赔62户全赔,不可能给你一家赔。滨海县人民政府东坎街道办事处的律师在滨海县人民法院、盐城市人民法院、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中均以被拆迁的62户为理由,其想表达的意见大家都懂,如果原告得到赔偿,62户人家也会有人向政府要钱。被拆迁这么多年了,62户中很多人都去世了、搬走了、得到赔偿了等等情况,原告控告人的房产是购买当时的据木门市,当时拆迁的范围内很多人家是从小就生活在这,名下没有其他房产,全家就住在一起,如果政府将62户他们的房产拆迁了,导致全家无家可归、无任何收入来源,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尊敬的法官们肯定知道,这样的情况是不可能发生的,任何一个政府都不敢。政府拆迁后用位于滨海县东坎镇蔬菜村的土地补偿了很多拆迁户,而原告的房产至今未补偿,根本不可能存在被告在三级人民法院庭审中陈述的情况,如果存在这种情况,为什么24年了就我一人在要求赔偿,而没有其他人任何一个人要求赔偿,而且除我之外,在滨海县信访局、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信访办、整个江苏的信访系统中,就没有第二个人为当时拆迁的事情进行信访及要求赔偿等情况,关于这个事情法官可以询问本院负责信访的同事,他们肯定知道。但是我在和滨海县人民政府东坎街道办事处及叶为海走法律途径这么多年,多少位法官都被律师利用“庭审中的62户未得到赔偿”而产生了这肯定的是很大的群众事件,需要特别的注意这62户这点内容,怕承担责任等等问题,导致审理案件时存在顾虑等思想,但是这恰恰中了代理律师利用政治行为及规则设计的一个圈套“24年前有62家人被政府认定为违章建筑而强制拆除,恰恰特殊的是这62户人家,没有一家对自家被认定为违章建筑而被强制拆除而产生矛盾及纠纷,62户都是自愿将从出生居住至今的房产被拆除,而且都一致不需要赔偿,而且在拆除后政府在该土地上开发房地产,至今未有一家为了得到赔偿走上法律及信访的途径,这62户人家都是孔孟之家,为了个别人巡视枉法,做到了圣人的程度,可能吗?”所以62户矛盾的事件已经根本不存在,我发自内心的希望法官们用一双穿透谎言的慧眼,看待世间万物。律师是生意人、是商人,不是维护公平、正义的人,商人的本质就是一切以金钱为目的,你们是维护老百姓心中的公平、正义,我恳请法官们在审理是我的案件时,前往规划、国土、档案局等单位调取航测图,给我一个公平、正义的审理。损害百姓的个人私有财产,相互推诿、踢皮球,坚决不补偿,严重造成我生意上、生活上、经济上损失,现将事实与证据作如下叙述: (一)见(2014)盐民终字0544号判决书及(2015)苏申二民申字第00402号认定汪洪兵门面面积为150平分米,见营业执照,原滨海县东坎镇镇长叶为海的拆迁的行政、行为是严重违法的,未按国家颁布征用拆迁补偿政策规定至今分文未给当事人,致使汪洪兵依(2015)苏申二民申字第00402号裁定书要求另行起诉评估鉴定报告为赔偿依据,但滨海法院不主张评估签定对赔偿设置障碍,约有五年左右,此案仍在受理中,案号(2018)苏0922民初996号,当事人主张评估签定而县法院仍不坚持评估签定是不合法的?中央巡视组交办三次要求解决,滨海县人民法院未作任何处理,根本未把上级领导的意见放在眼里,现请求贵院为我查清案件的事实情况。但盐城市中院和江苏省高院一致主张,从原地段原地址起建房屋进行评估签定报告为依据进行赔偿。《中华人民共和国拆迁条例》也是这样规定的,而滨海县法院仍然不主张评估观点。法官说你去找东坎街道办。跑到东坎街道办,原告说如能调解。本人现在被东坎街道办征收0.5亩人口地,现在市场价600万左右1亩,现要求和以前阜东北路57、59、55号一起解决,之前我们原大队重来没有按排过宅基地,本人的房产都是买来的,没有父母遗留,没有集体解决过宅基地,现在失地了,东坎街道办要求一起解决,担右不解决,现在地块在幸福小区东侧10号地,要求回建楼还在10号地,6-12层之间,它的安置价在4600元左右一平方,本人要求5个套间,按安置价计算,要求625平方,如超出面积,本人愿意付出按照优惠价给支付,根据江苏省征地补偿保障办法规定,被征收人有权要求解决社会保障资金和补助养老资金。如这次协调东坎街道办补助被征收人一户两人补交养老金,如这次无法协调,如不能调解请按法律法规判决领导说:“要赔就是叶为海赔,以后又说要赔是县政府赔,不应该是我们东坎街道办赔,你要告不要带着我们,后任推前任你去找法院,法院判给你多少钱我给多少钱”鱼白大褂不惹灰,应作为的不作为,在诉讼多少十年都无用。依据第一百一十七条【侵害财产权责任】侵占国家的集体的财产或者其他人财产的,应当返还财产,不能返还财产的,应当折价赔偿。 汪洪兵提供1983年航测图有原告门面房都是合法的,其实被告在每年拆迁都有航测图对照,应提供而不提供,是不应该的,原告提供不了证据,应有县法院采集而不采集调取,也是不对的。 由本案引发出的思考:我的祖辈、父辈当过红军、八路军、跟着毛主席为人民打江山,求解放,外公爹张广余1932年左右参加红军,我的外公张有贵一九四三年参加红军。为了解放全中国,吃过糠、跨过江,走过两万五千里,敌寇入侵,山河流泪,国家在这中华民族危之关头,是我们家撑起了民族的背梁,抛头颅,洒热血,誓死捍卫巍巍中华,面对残酷的战争,难道我们家就不害怕流血牺牲,就没有死的恐惧吗?同样是血肉之躯,同样是为人子,为人父,我们当然知道生命的可贵,只是国难当头,我们家没有选择,浴血奋战,迎作炮火前进,直到抗战胜利的最后一天,没想到建国60多年后,为个人合法房屋被拆毁,不予赔偿,跟着我汪洪兵受罪、受气,何况我本人是省个协代表,市青年标兵,“县光彩之星”等,积极遵纪守法,维护宪法和政策,居然受到多次打击报复和伤害,好人受气。腐败神气。老革命受累了,心里不是滋味,请明察惩治腐败, 领导针对本案民生利益依法保护监督督办办理,圆当事人在本案中公正公平的司法梦。 ? 申请人:汪洪兵 电话:1801258766 2018控告人年8月30日

请求解决申请书

发布时间:
请求解决申请书 请求停止侵害,滨海县坎北街道办在程庄七组十号由于征地拆迁,现在法律规定按平方面积计算,因拆迁张正荣户必须要带张正梅户而且张正梅户70几平方米只能按800元每平方,而市场价是均价6000元以上,房产是2003左右盖的,政府希望姐妹相残,刀兵相见,而行政乱作为,恰恰这姐妹是两代红军爷爷和父亲后代,按法律丶党规丶记规丶规定受法律保护。按法律丶党规丶记规丶规定优先解决。而且别人家可以分户,是汪洪兵与张正梅盖的,因张正梅在自己、自由地、住宅地共2分地上盖的,就他家不允许分户,而且坎北街道办领导声称说老人家都85---.6岁了,说走就走,说死就死,不拆我们一辈子不替你们拆了,趁两个老人还在还能得45平方米。每天都向我父母逼了10次左右,因政府拆迁不明确房屋所有权人,让张有贵红军参加过二战一家提心吊胆,胆战心惊,而且触动两姐妹感情分裂,而且父母都有分家书,姐妹都愿意拆迁,政府说张正梅没有户口房产得不到房子,张正梅户也同意现金解决,只要求分户达成协议,不管多少钱可以谈但就是政府不承认,政府要求让她们姐妹内斗,斗死一个看笑话,这不符合国有土地拆迁条例,城市规划法,城市规划编制法,城市管理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权益保障法》的决定? 第四十九条与第五十二条合并,作为第五十六条,修改为:“违反本法规定,侵害妇女的合法权益,其他法律、法规规定行政处罚的,从其规定;造成财产损失或者其他损害的,依法承担民事责任;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第五章 财产权益 第三十条 国家保障妇女享有与男子平等的财产权利。 第三十一条 在婚姻、家庭共有财产关系中,不得侵害妇女依法享有的权益。第三十四条 妇女享有的与男子平等的财产继承权受法律保护。在同一顺序法定继承人中,不得歧视妇女。第三十三条 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妇女未婚、结婚、离婚、丧偶等为由,侵害妇女在农村集体经济组织中的各项权益,第三十二条 妇女在农村土地承包经营、集体经济组织收益分配、土地征收或者征用补偿费使用以及宅基地使用等方面,享有与男子平等的权利。为什么政府这么做,因为张正梅是孝子因正荣夫妻在上海打工22年,父母60岁左右张正荣夫妻出去打工到82左右才回家,父母由张正梅夫妻照顾22年,父母看女儿孝顺兵立分家书但政府不承认,由本事件引发出的思考:我的祖辈、父辈当过红军、八路军、跟着毛主席为人民打江山,求解放,外公爹张广余1932年左右参加红军,我的外公张有贵一九四三年参加红军。为了解放全中国,吃过糠、跨过江,走过两万五千里,敌寇入侵,山河流泪,国家在这中华民族危之关头,是我们家撑起了民族的背梁,抛头颅,洒热血,誓死捍卫巍巍中华,面对残酷的战争,难道我们家就不害怕流血牺牲,就没有死的恐惧吗?同样是血肉之躯,同样是为人子,为人父,我们当然知道生命的可贵,只是国难当头,我们家没有选择,浴血奋战,迎作炮火前进,直到抗战胜利的最后一天,没想到建国60多年后,为个人合法房屋要求赔偿,跟着全家受罪、受气,何况汪洪兵本人是省个协代表,市青年标兵,“县光彩之星”等,积极遵纪守法,维护宪法和政策,好人受气。老革命受累了,心里不是滋味,请求人保留复印件,请求领导解决一万个谢谢, 请求人汪洪兵 2018年12月27日

请求解决申请书

发布时间:
请求解决申请书 请求停止侵害,滨海县坎北街道办在程庄七组十号由于征地拆迁,现在法律规定按平方面积计算,因拆迁张正荣户必须要带张正梅户而且张正梅户70几平方米只能按800元每平方,而市场价是均价6000元以上,房产是2003左右盖的,政府希望姐妹相残,刀兵相见,而行政乱作为,恰恰这姐妹是两代红军爷爷和父亲后代,按法律丶党规丶记规丶规定受法律保护。按法律丶党规丶记规丶规定优先解决。而且别人家可以分户,是汪洪兵与张正梅盖的,因张正梅在自己、自由地、住宅地共2分地上盖的,就他家不允许分户,而且坎北街道办领导声称说老人家都85---.6岁了,说走就走,说死就死,不拆我们一辈子不替你们拆了,趁两个老人还在还能得45平方米。每天都向我父母逼了10次左右,因政府拆迁不明确房屋所有权人,让张有贵红军参加过二战一家提心吊胆,胆战心惊,而且触动两姐妹感情分裂,而且父母都有分家书,姐妹都愿意拆迁,政府说张正梅没有户口房产得不到房子,张正梅户也同意现金解决,只要求分户达成协议,不管多少钱可以谈但就是政府不承认,政府要求让她们姐妹内斗,斗死一个看笑话,这不符合国有土地拆迁条例,城市规划法,城市规划编制法,城市管理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权益保障法》的决定? 第四十九条与第五十二条合并,作为第五十六条,修改为:“违反本法规定,侵害妇女的合法权益,其他法律、法规规定行政处罚的,从其规定;造成财产损失或者其他损害的,依法承担民事责任;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第五章 财产权益 第三十条 国家保障妇女享有与男子平等的财产权利。 第三十一条 在婚姻、家庭共有财产关系中,不得侵害妇女依法享有的权益。第三十四条 妇女享有的与男子平等的财产继承权受法律保护。在同一顺序法定继承人中,不得歧视妇女。第三十三条 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妇女未婚、结婚、离婚、丧偶等为由,侵害妇女在农村集体经济组织中的各项权益,第三十二条 妇女在农村土地承包经营、集体经济组织收益分配、土地征收或者征用补偿费使用以及宅基地使用等方面,享有与男子平等的权利。为什么政府这么做,因为张正梅是孝子因正荣夫妻在上海打工22年,父母60岁左右张正荣夫妻出去打工到82左右才回家,父母由张正梅夫妻照顾22年,父母看女儿孝顺兵立分家书但政府不承认,由本事件引发出的思考:我的祖辈、父辈当过红军、八路军、跟着毛主席为人民打江山,求解放,外公爹张广余1932年左右参加红军,我的外公张有贵一九四三年参加红军。为了解放全中国,吃过糠、跨过江,走过两万五千里,敌寇入侵,山河流泪,国家在这中华民族危之关头,是我们家撑起了民族的背梁,抛头颅,洒热血,誓死捍卫巍巍中华,面对残酷的战争,难道我们家就不害怕流血牺牲,就没有死的恐惧吗?同样是血肉之躯,同样是为人子,为人父,我们当然知道生命的可贵,只是国难当头,我们家没有选择,浴血奋战,迎作炮火前进,直到抗战胜利的最后一天,没想到建国60多年后,为个人合法房屋要求赔偿,跟着全家受罪、受气,何况汪洪兵本人是省个协代表,市青年标兵,“县光彩之星”等,积极遵纪守法,维护宪法和政策,好人受气。老革命受累了,心里不是滋味,请求人保留复印件,请求领导解决一万个谢谢, 请求人汪洪兵 2018年12月27日

控告

发布时间:
控告人:汪洪兵、男、1967年9月22日生、居民身份证号:320922196709220334、汉族、个体户、住滨海县东坎洪街道办阜东南路38号、手机 号码;18012587966 被控告滨海县人民政府东坎街道办事处、 滨海县人民政府东控告东坎街道办事处党委书记:手机号码:13951480277法定代理人:鲍晓峰、滨海住址; 县城幸福路1号; 被控告人:叶为海、男、1958年11月27日生、居民身份证号:320922195811270835、滨海县人事局书记、住滨海县东坎街道办红星北巷7号,手机号码:13805118881 请求事项: 控告人不服滨海县人民法院(2018)苏0922民初996号民事裁定书之裁定,特依法提起上诉,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一审裁定,指定一审法院进行评估及计算赔偿标准。 事实与理由 控告人与滨海县东坎街道办事处,滨海县东坎镇原镇长叶为海,拆了平民百姓汪洪兵150平方米的门面营业用房,二十几年不予赔偿。与“不拿群众一针一缐”的党员相比,相差十万八千里。身为共产党员的叶为海,却昧着良心干出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来,当面是人,转脸是鬼,坑害百姓我汪洪兵,利用他自身的权势、人事、财势,挖空心思阻挠我的合法请求。当我多次提出,要求“房屋被拆三间半,150平方米面积”的赔偿费时,叶为海笑里藏刀,叫我提供证据,让他们研究研究,当我提供证据复印件时,他怒发冲冠将复印件撕的粉碎,他对我说:“要原始证据予以研究”,我由于要求赔偿心急,将他当作一个人物,由于对他的信任,将我的买房合同、协议发票计六件证据交给了他,岂料,叶为海证据材料得手后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一反常态,翻脸不认账,推横车、踢皮球、将我当猴耍。台上面答允研究不落实,索要原始证据,得手后毁证灭据,事后耍赖无法查找,我找叶为海要证据,叶为海说:“年久更迭,无法查找”。在叶为海2013年3月7日的证明里。也确认承认收到了我买房的原始证据。叶为海证言是:“1995年阜东北路改造拓宽县政府交由东坎镇具体实施,汪洪兵原拆迁户,被拆原蔬菜大队锯木厂,房屋两间半约150平方左右,当时所提供的买房协议书和发票,由指挥部材料档案管理员保管、因年久?更迭。资料无法查找情况属实。”证明人:叶为海、2013年、3月7日。 上法庭又指使代理人说:“叶为海的证明不能作为赔偿依据”接着耍无赖,说是“违章建筑”、“没房产证”、“土地证”、“时效已过”等等,实际上是自己打自己耳光,孰不可忍,中国共产党人倡导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第二条纪律是:“不拿群众一针一缐”增强了党的凝聚力、战斗力、战争年代里革命队伍越战人越多,战斗力越战越强,深受广大人民拥护爱戴。于1995年11月份发生拆迁赔偿纠纷一案,经过多年多次维权上访,政府、法院未按事实和证据判决,他们践踏司法,而且严重损害司法公信和法治权威,关于原告汪洪兵与被告滨海县人民政府东坎街道办事处、叶为海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一案的补充陈述,在滨海县人民法院审理期间,滨海县人民法院依据本案属于行政诉讼为由,驳回了原告控告人的诉讼请求,在案件审理中原告控告人申请滨海县人民法院调取1990年4月1日前涉及本案关键争议焦点的航测图,滨海县人民法院未进行任何调查及质证、答辩、陈述等程序,对本案属于民事纠纷,我有如下陈述: 1、航测图是本案是否是民事纠纷还是行政纠纷的关键点,因为在当时的拆迁中,政府拆迁的是违章建筑(由律师在多次、多级法院庭审中均作出陈述及证据证明),对于合法建筑是否拆迁未作出任何文件内容及决定,根据(城市规划法法律)规定,1990年4月1日前在航测图有的房产不是违章建筑,原告的房产就在航测图中,所以原告的房产是合法建筑。现请求法院调取该航测图,如无法调取,请求调查在上述时间内的航测图中是否存在原告的房产。 2、如调取的航测图显示存在原告房产,那么原告被拆除的房产就是合法建筑,政府未对合法建筑进行处理,那么就是叶为海在政府不知情的情况下强制拆除了原告的房产,叶为海就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政府应当连带责任,我与叶为海是平等的民事主体,本案就应该是民事诉讼案件。原告说申请签保密协议,被告说要赔62户全赔,不可能给你一家赔。滨海县人民政府东坎街道办事处的律师在滨海县人民法院、盐城市人民法院、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中均以被拆迁的62户为理由,其想表达的意见大家都懂,如果原告得到赔偿,62户人家也会有人向政府要钱。被拆迁这么多年了,62户中很多人都去世了、搬走了、得到赔偿了等等情况,原告控告人的房产是购买当时的据木门市,当时拆迁的范围内很多人家是从小就生活在这,名下没有其他房产,全家就住在一起,如果政府将62户他们的房产拆迁了,导致全家无家可归、无任何收入来源,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尊敬的法官们肯定知道,这样的情况是不可能发生的,任何一个政府都不敢。政府拆迁后用位于滨海县东坎镇蔬菜村的土地补偿了很多拆迁户,而原告的房产至今未补偿,根本不可能存在被告在三级人民法院庭审中陈述的情况,如果存在这种情况,为什么24年了就我一人在要求赔偿,而没有其他人任何一个人要求赔偿,而且除我之外,在滨海县信访局、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信访办、整个江苏的信访系统中,就没有第二个人为当时拆迁的事情进行信访及要求赔偿等情况,关于这个事情法官可以询问本院负责信访的同事,他们肯定知道。但是我在和滨海县人民政府东坎街道办事处及叶为海走法律途径这么多年,多少位法官都被律师利用“庭审中的62户未得到赔偿”而产生了这肯定的是很大的群众事件,需要特别的注意这62户这点内容,怕承担责任等等问题,导致审理案件时存在顾虑等思想,但是这恰恰中了代理律师利用政治行为及规则设计的一个圈套“24年前有62家人被政府认定为违章建筑而强制拆除,恰恰特殊的是这62户人家,没有一家对自家被认定为违章建筑而被强制拆除而产生矛盾及纠纷,62户都是自愿将从出生居住至今的房产被拆除,而且都一致不需要赔偿,而且在拆除后政府在该土地上开发房地产,至今未有一家为了得到赔偿走上法律及信访的途径,这62户人家都是孔孟之家,为了个别人巡视枉法,做到了圣人的程度,可能吗?”所以62户矛盾的事件已经根本不存在,我发自内心的希望法官们用一双穿透谎言的慧眼,看待世间万物。律师是生意人、是商人,不是维护公平、正义的人,商人的本质就是一切以金钱为目的,你们是维护老百姓心中的公平、正义,我恳请法官们在审理是我的案件时,前往规划、国土、档案局等单位调取航测图,给我一个公平、正义的审理。损害百姓的个人私有财产,相互推诿、踢皮球,坚决不补偿,严重造成我生意上、生活上、经济上损失,现将事实与证据作如下叙述: (一)见(2014)盐民终字0544号判决书及(2015)苏申二民申字第00402号认定汪洪兵门面面积为150平分米,见营业执照,原滨海县东坎镇镇长叶为海的拆迁的行政、行为是严重违法的,未按国家颁布征用拆迁补偿政策规定至今分文未给当事人,致使汪洪兵依(2015)苏申二民申字第00402号裁定书要求另行起诉评估鉴定报告为赔偿依据,但滨海法院不主张评估签定对赔偿设置障碍,约有五年左右,此案仍在受理中,案号(2018)苏0922民初996号,当事人主张评估签定而县法院仍不坚持评估签定是不合法的?中央巡视组交办三次要求解决,滨海县人民法院未作任何处理,根本未把上级领导的意见放在眼里,现请求贵院为我查清案件的事实情况。但盐城市中院和江苏省高院一致主张,从原地段原地址起建房屋进行评估签定报告为依据进行赔偿。《中华人民共和国拆迁条例》也是这样规定的,而滨海县法院仍然不主张评估观点。法官说你去找东坎街道办。跑到东坎街道办,原告说如能调解。本人现在被东坎街道办征收0.5亩人口地,现在市场价600万左右1亩,现要求和以前阜东北路57、59、55号一起解决,之前我们原大队重来没有按排过宅基地,本人的房产都是买来的,没有父母遗留,没有集体解决过宅基地,现在失地了,东坎街道办要求一起解决,现在地块在幸福小区东侧10号地,要求回建楼还在10号地,6-12层之间,它的安置价在4600元左右一平方,本人要求5个套间,按安置价计算,要求625平方,如超出面积,本人愿意付出按照优惠价给支付,根据江苏省征地补偿保障办法规定,被征收人有权要求解决社会保障资金和补助养老资金。如这次协调东坎街道办补助被征收人一户两人补交养老金,如这次无法协调,如不能调解请按法律法规判决领导说:“要赔就是叶为海赔,以后又说要赔是县政府赔,不应该是我们东坎街道办赔,你要告不要带着我们,后任推前任你去找法院,法院判给你多少钱我给多少钱”鱼白大褂不惹灰,应作为的不作为,在诉讼多少十年都无用。依据第一百一十七条【侵害财产权责任】侵占国家的集体的财产或者其他人财产的,应当返还财产,不能返还财产的,应当折价赔偿。 汪洪兵提供1983年航测图有原告门面房都是合法的,其实被告在每年拆迁都有航测图对照,应提供而不提供,是不应该的,原告提供不了证据,应有县法院采集而不采集调取,也是不对的。 由本案引发出的思考:我的祖辈、父辈当过红军、八路军、跟着毛主席为人民打江山,求解放,外公爹张广余1932年左右参加红军,我的外公张有贵一九四三年参加红军。为了解放全中国,吃过糠、跨过江,走过两万五千里,敌寇入侵,山河流泪,国家在这中华民族危之关头,是我们家撑起了民族的背梁,抛头颅,洒热血,誓死捍卫巍巍中华,面对残酷的战争,难道我们家就不害怕流血牺牲,就没有死的恐惧吗?同样是血肉之躯,同样是为人子,为人父,我们当然知道生命的可贵,只是国难当头,我们家没有选择,浴血奋战,迎作炮火前进,直到抗战胜利的最后一天,没想到建国60多年后,为个人合法房屋被拆毁,不予赔偿,跟着我汪洪兵受罪、受气,何况我本人是省个协代表,市青年标兵,“县光彩之星”等,积极遵纪守法,维护宪法和政策,居然受到多次打击报复和伤害,好人受气。腐败神气。老革命受累了,心里不是滋味,请明察惩治腐败, 领导针对本案民生利益依法保护监督督办办理,圆当事人在本案中公正公平的司法梦。 ? 申请人:汪洪兵 电话:1801258766 2018控告人年8月30日

沭阳县桑墟镇镇长徐以建不作为

发布时间:
? 尊敬的领导你们好?我是沭阳县桑墟镇蔷薇河村十六组村民张毓龙身份证号321322198603153214,手机号码15151182977,本人现在实名反映我们镇领导,镇长徐以建、国土所所长裘飞、蔷薇河村村支书李长凤、都存在有包庇行为,不作为现象,督促不到位,身为国家干部,镇里领导没有做到公平公正,俯视国家法律。我想知道有些领导是如何理解十九大的核心价值观?2018年9月13日上午他们带领相关人员把我的厂房强行拆除,让我不明白的是为什么不给我拆除告知书,在我们村里及镇里到处都存在违建的问题!为什么他们不拆?单单拆我的厂房,难道中国的法律只是针对我个人吗?肯请相关领导给我一个公道,并且追究桑墟镇相关领导及村支书的不作为、督促不到位、包庇等行为。期待处理!期待公道!

控告

发布时间:
控告人:汪洪兵、男、1967年9月22日生、居民身份证号:320922196709220334、汉族、个体户、住滨海县东坎洪街道办阜东南路38号、手机 号码;18012587966 被控告滨海县人民政府东坎街道办事处、 滨海县人民政府东控告东坎街道办事处党委书记:手机号码:13951480277法定代理人:鲍晓峰、滨海住址; 县城幸福路1号; 被控告人:叶为海、男、1958年11月27日生、居民身份证号:320922195811270835、滨海县人事局书记、住滨海县东坎街道办红星北巷7号,手机号码:13805118881 请求事项: 控告人不服滨海县人民法院(2018)苏0922民初996号民事裁定书之裁定,特依法提起上诉,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一审裁定,指定一审法院进行评估及计算赔偿标准。 事实与理由 控告人与滨海县东坎街道办事处,滨海县东坎镇原镇长叶为海,拆了平民百姓汪洪兵150平方米的门面营业用房,二十几年不予赔偿。与“不拿群众一针一缐”的党员相比,相差十万八千里。身为共产党员的叶为海,却昧着良心干出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来,当面是人,转脸是鬼,坑害百姓我汪洪兵,利用他自身的权势、人事、财势,挖空心思阻挠我的合法请求。当我多次提出,要求“房屋被拆三间半,150平方米面积”的赔偿费时,叶为海笑里藏刀,叫我提供证据,让他们研究研究,当我提供证据复印件时,他怒发冲冠将复印件撕的粉碎,他对我说:“要原始证据予以研究”,我由于要求赔偿心急,将他当作一个人物,由于对他的信任,将我的买房合同、协议发票计六件证据交给了他,岂料,叶为海证据材料得手后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一反常态,翻脸不认账,推横车、踢皮球、将我当猴耍。台上面答允研究不落实,索要原始证据,得手后毁证灭据,事后耍赖无法查找,我找叶为海要证据,叶为海说:“年久更迭,无法查找”。在叶为海2013年3月7日的证明里。也确认承认收到了我买房的原始证据。叶为海证言是:“1995年阜东北路改造拓宽县政府交由东坎镇具体实施,汪洪兵原拆迁户,被拆原蔬菜大队锯木厂,房屋两间半约150平方左右,当时所提供的买房协议书和发票,由指挥部材料档案管理员保管、因年久?更迭。资料无法查找情况属实。”证明人:叶为海、2013年、3月7日。 上法庭又指使代理人说:“叶为海的证明不能作为赔偿依据”接着耍无赖,说是“违章建筑”、“没房产证”、“土地证”、“时效已过”等等,实际上是自己打自己耳光,孰不可忍,中国共产党人倡导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第二条纪律是:“不拿群众一针一缐”增强了党的凝聚力、战斗力、战争年代里革命队伍越战人越多,战斗力越战越强,深受广大人民拥护爱戴。于1995年11月份发生拆迁赔偿纠纷一案,经过多年多次维权上访,政府、法院未按事实和证据判决,他们践踏司法,而且严重损害司法公信和法治权威,关于原告汪洪兵与被告滨海县人民政府东坎街道办事处、叶为海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一案的补充陈述,在滨海县人民法院审理期间,滨海县人民法院依据本案属于行政诉讼为由,驳回了原告控告人的诉讼请求,在案件审理中原告控告人申请滨海县人民法院调取1990年4月1日前涉及本案关键争议焦点的航测图,滨海县人民法院未进行任何调查及质证、答辩、陈述等程序,对本案属于民事纠纷,我有如下陈述: 1、航测图是本案是否是民事纠纷还是行政纠纷的关键点,因为在当时的拆迁中,政府拆迁的是违章建筑(由律师在多次、多级法院庭审中均作出陈述及证据证明),对于合法建筑是否拆迁未作出任何文件内容及决定,根据(城市规划法法律)规定,1990年4月1日前在航测图有的房产不是违章建筑,原告的房产就在航测图中,所以原告的房产是合法建筑。现请求法院调取该航测图,如无法调取,请求调查在上述时间内的航测图中是否存在原告的房产。 2、如调取的航测图显示存在原告房产,那么原告被拆除的房产就是合法建筑,政府未对合法建筑进行处理,那么就是叶为海在政府不知情的情况下强制拆除了原告的房产,叶为海就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政府应当连带责任,我与叶为海是平等的民事主体,本案就应该是民事诉讼案件。原告说申请签保密协议,被告说要赔62户全赔,不可能给你一家赔。滨海县人民政府东坎街道办事处的律师在滨海县人民法院、盐城市人民法院、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中均以被拆迁的62户为理由,其想表达的意见大家都懂,如果原告得到赔偿,62户人家也会有人向政府要钱。被拆迁这么多年了,62户中很多人都去世了、搬走了、得到赔偿了等等情况,原告控告人的房产是购买当时的据木门市,当时拆迁的范围内很多人家是从小就生活在这,名下没有其他房产,全家就住在一起,如果政府将62户他们的房产拆迁了,导致全家无家可归、无任何收入来源,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尊敬的法官们肯定知道,这样的情况是不可能发生的,任何一个政府都不敢。政府拆迁后用位于滨海县东坎镇蔬菜村的土地补偿了很多拆迁户,而原告的房产至今未补偿,根本不可能存在被告在三级人民法院庭审中陈述的情况,如果存在这种情况,为什么24年了就我一人在要求赔偿,而没有其他人任何一个人要求赔偿,而且除我之外,在滨海县信访局、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信访办、整个江苏的信访系统中,就没有第二个人为当时拆迁的事情进行信访及要求赔偿等情况,关于这个事情法官可以询问本院负责信访的同事,他们肯定知道。但是我在和滨海县人民政府东坎街道办事处及叶为海走法律途径这么多年,多少位法官都被律师利用“庭审中的62户未得到赔偿”而产生了这肯定的是很大的群众事件,需要特别的注意这62户这点内容,怕承担责任等等问题,导致审理案件时存在顾虑等思想,但是这恰恰中了代理律师利用政治行为及规则设计的一个圈套“24年前有62家人被政府认定为违章建筑而强制拆除,恰恰特殊的是这62户人家,没有一家对自家被认定为违章建筑而被强制拆除而产生矛盾及纠纷,62户都是自愿将从出生居住至今的房产被拆除,而且都一致不需要赔偿,而且在拆除后政府在该土地上开发房地产,至今未有一家为了得到赔偿走上法律及信访的途径,这62户人家都是孔孟之家,为了个别人巡视枉法,做到了圣人的程度,可能吗?”所以62户矛盾的事件已经根本不存在,我发自内心的希望法官们用一双穿透谎言的慧眼,看待世间万物。律师是生意人、是商人,不是维护公平、正义的人,商人的本质就是一切以金钱为目的,你们是维护老百姓心中的公平、正义,我恳请法官们在审理是我的案件时,前往规划、国土、档案局等单位调取航测图,给我一个公平、正义的审理。损害百姓的个人私有财产,相互推诿、踢皮球,坚决不补偿,严重造成我生意上、生活上、经济上损失,现将事实与证据作如下叙述: (一)见(2014)盐民终字0544号判决书及(2015)苏申二民申字第00402号认定汪洪兵门面面积为150平分米,见营业执照,原滨海县东坎镇镇长叶为海的拆迁的行政、行为是严重违法的,未按国家颁布征用拆迁补偿政策规定至今分文未给当事人,致使汪洪兵依(2015)苏申二民申字第00402号裁定书要求另行起诉评估鉴定报告为赔偿依据,但滨海法院不主张评估签定对赔偿设置障碍,约有五年左右,此案仍在受理中,案号(2018)苏0922民初996号,当事人主张评估签定而县法院仍不坚持评估签定是不合法的?中央巡视组交办三次要求解决,滨海县人民法院未作任何处理,根本未把上级领导的意见放在眼里,现请求贵院为我查清案件的事实情况。但盐城市中院和江苏省高院一致主张,从原地段原地址起建房屋进行评估签定报告为依据进行赔偿。《中华人民共和国拆迁条例》也是这样规定的,而滨海县法院仍然不主张评估观点。法官说你去找东坎街道办。跑到东坎街道办,原告说如能调解。本人现在被东坎街道办征收0.5亩人口地,现在市场价600万左右1亩,现要求和以前阜东北路57、59、55号一起解决,之前我们原大队重来没有按排过宅基地,本人的房产都是买来的,没有父母遗留,没有集体解决过宅基地,现在失地了,东坎街道办要求一起解决,现在地块在幸福小区东侧10号地,要求回建楼还在10号地,6-12层之间,它的安置价在4600元左右一平方,本人要求5个套间,按安置价计算,要求625平方,如超出面积,本人愿意付出按照优惠价给支付,根据江苏省征地补偿保障办法规定,被征收人有权要求解决社会保障资金和补助养老资金。如这次协调东坎街道办补助被征收人一户两人补交养老金,如这次无法协调,如不能调解请按法律法规判决领导说:“要赔就是叶为海赔,以后又说要赔是县政府赔,不应该是我们东坎街道办赔,你要告不要带着我们,后任推前任你去找法院,法院判给你多少钱我给多少钱”鱼白大褂不惹灰,应作为的不作为,在诉讼多少十年都无用。依据第一百一十七条【侵害财产权责任】侵占国家的集体的财产或者其他人财产的,应当返还财产,不能返还财产的,应当折价赔偿。 汪洪兵提供1983年航测图有原告门面房都是合法的,其实被告在每年拆迁都有航测图对照,应提供而不提供,是不应该的,原告提供不了证据,应有县法院采集而不采集调取,也是不对的。 由本案引发出的思考:我的祖辈、父辈当过红军、八路军、跟着毛主席为人民打江山,求解放,外公爹张广余1932年左右参加红军,我的外公张有贵一九四三年参加红军。为了解放全中国,吃过糠、跨过江,走过两万五千里,敌寇入侵,山河流泪,国家在这中华民族危之关头,是我们家撑起了民族的背梁,抛头颅,洒热血,誓死捍卫巍巍中华,面对残酷的战争,难道我们家就不害怕流血牺牲,就没有死的恐惧吗?同样是血肉之躯,同样是为人子,为人父,我们当然知道生命的可贵,只是国难当头,我们家没有选择,浴血奋战,迎作炮火前进,直到抗战胜利的最后一天,没想到建国60多年后,为个人合法房屋被拆毁,不予赔偿,跟着我汪洪兵受罪、受气,何况我本人是省个协代表,市青年标兵,“县光彩之星”等,积极遵纪守法,维护宪法和政策,居然受到多次打击报复和伤害,好人受气。腐败神气。老革命受累了,心里不是滋味,请明察惩治腐败, 领导针对本案民生利益依法保护监督督办办理,圆当事人在本案中公正公平的司法梦。 ? 申请人:汪洪兵 电话:1801258766 2018控告人年8月30日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共55页 542条记录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