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客户端下载
所在位置:>首页>意见箱

给江苏省委书记娄勤俭、纪委书记蒋卓庆留言

发布时间:
我是江苏省连云港市赣榆区墩尚镇河疃村徐恒明举报内容如下: 2016年11月3日连云港市纪委副书记苏士军接待我。2018年6月4日市纪委书记刘海涛接待我。于2018年9月6日市纪委副书记苏士军、区纪委书记闵浩、镇党委书记李杰跟我谈话,给我答复处处造假。 因寇恒家、吴德芳、董作玉“保护伞”是徐雪峰(现任海州区委常委、江苏海州经济开发区党工委书记);因黑社会、村霸寇建权、寇建军、寇站京“保护伞”是欧伟(现任赣榆区副区长、青口镇党委书记);镇党委政府其他主要成员有:陆建国(现任赣榆区教育局局长)、李杰(现任墩尚镇党委书记)、李海波(现任墩尚镇派出所所长)、龙孝申(现任墩尚镇信访办主任)、李海波(现任墩尚镇副镇长)等也只能顺从领导充当“保护伞”,并连公安、法院都参与镇压上访人,对黑社会、腐败分子加以保护已形成“保护壳”,地方“保护伞”拼命保护,对党纪国法地方官员不尽职守,不听党中央,和党中央唱对台戏,降低了老百姓对共产党的信任感。连云港市、区、镇都互相保护形成“保护壳”,不听民众呼声纵容贪污腐败黑社会人民议论,共产党什么都好,就是地方贪污腐败治不了,地方官员相互行贿受贿,真是塌方式腐败。地方贪官相互勾结,攻守同盟,使老百姓有状无处告,有冤无处申,地方官员不是从解决上访者的实际问题入手,而是千方百计派人在途中阻扰或在北京守株待兔,把上访人押解回当地,动用公权力将一些上访者强行关押、殴打、限制人身自由等违法行为。望上一级党组织能调查处理我地方腐败,能为人民主持正义。反腐:徐恒明,手机15061351048,身份证号码:32072119791009201X

给江苏省委书记娄勤俭、纪委书记蒋卓庆留言

发布时间:
我是江苏省连云港市赣榆区墩尚镇河疃村徐恒明举报内容如下: 2016年11月3日连云港市纪委副书记苏士军接待我。2018年6月4日市纪委书记刘海涛接待我。于2018年9月6日市纪委副书记苏士军、区纪委书记闵浩、镇党委书记李杰跟我谈话,给我答复处处造假。 因寇恒家、吴德芳、董作玉“保护伞”是徐雪峰(现任海州区委常委、江苏海州经济开发区党工委书记);因黑社会、村霸寇建权、寇建军、寇站京“保护伞”是欧伟(现任赣榆区副区长、青口镇党委书记);镇党委政府其他主要成员有:陆建国(现任赣榆区教育局局长)、李杰(现任墩尚镇党委书记)、李海波(现任墩尚镇派出所所长)、龙孝申(现任墩尚镇信访办主任)、李海波(现任墩尚镇副镇长)等也只能顺从领导充当“保护伞”,并连公安、法院都参与镇压上访人,对黑社会、腐败分子加以保护已形成“保护壳”,地方“保护伞”拼命保护,对党纪国法地方官员不尽职守,不听党中央,和党中央唱对台戏,降低了老百姓对共产党的信任感。连云港市、区、镇都互相保护形成“保护壳”,不听民众呼声纵容贪污腐败黑社会人民议论,共产党什么都好,就是地方贪污腐败治不了,地方官员相互行贿受贿,真是塌方式腐败。地方贪官相互勾结,攻守同盟,使老百姓有状无处告,有冤无处申,地方官员不是从解决上访者的实际问题入手,而是千方百计派人在途中阻扰或在北京守株待兔,把上访人押解回当地,动用公权力将一些上访者强行关押、殴打、限制人身自由等违法行为。望上一级党组织能调查处理我地方腐败,能为人民主持正义。反腐:徐恒明,手机15061351048,身份证号码:32072119791009201X

政府机关单位公布的电话,在工作时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发布时间:
02596122电话坐席在2018年9月18日13:00到14:00一直无法处于无法接通! 个人建议:政府机关公布的服务热线应该像企业客服电话那样随时有工作人员接听,解答!

举报高校老师生活作风问题

发布时间:
我想举报南通市航运技术职业学院某老师的生活作风问题,是通过哪个部门来举报。

乞求领导主持公道

发布时间:
2017年10月3日,泰州市泰兴市政府办主任明知十九大召开之际晚上有重要会议要召开,为什么还能够接受别人的宴请?然后醉酒后驾驶违法车辆违法行驶把我家的孩子给撞骨折。他把法律当做成了什么?把十九大的精神当做什么了?把公务员禁酒令当做什么了?撞伤我家孩子后继续压在前轮下依然很嚣张跋扈的大骂我们,还打电话叫来几个人让我们走不出泰兴市,要把我们给弄死在泰兴,是谁给了他这么大的权利?给了他这个黑恶势力的权利?交警过来首先和他很热情的打招呼恭敬的叫他王主任,紧接着就骂我们,也不调查,反而是带着王全兵上车为他开脱和躲避酒精测试。现场的监控记录交警也不调取,更不调查事件,全部按照王全兵的指令去下交通认定书,执法记录仪的视频交警为了包庇和销毁证据也删除了大部分。难道交警部门不是为人民服务的?他们拿老百姓纳税的钱是为了帮王全兵办事?他们只听从王全兵的命令和效命王全兵?王全兵的钱比纳税人的钱有用?医院的副院长是王全兵的大舅子,王全兵老婆也是医院的一个领导,所以直接不给我家孩子治疗,也被他们赶出医院了,所有对王全兵不利的发票证据也被医院销毁了,还胡乱编造谎言为王全兵开脱责任。请问这个医院的存在是不是为了救死扶伤?是不是为老百姓服务的?难道这个医院也是变成王全兵家里的吗?那以后如果得罪了王全兵再进这个医院治病岂不是可以被他给悄无声息的害死在医院里?这样谁还敢到这所医院看病?这个医院还配叫做泰兴市第一人民医院吗?因为我的多次投诉,泰兴市公安局督察那边公开打电话骂我,还扬言说他们和王全兵就是很熟悉关系很好,也保证他没有喝酒,让我有本事尽管向上面投诉。我们老百姓心中神圣的公安局怎么也效命于王全兵了?怎么也可以为了包庇袒护王全兵来打电话骂我?像纪委反应和写信无数举报信,结果就等了了一个电话,还是公然的为王全兵包庇袒护,为他开脱责任,自己明知道王全兵违法乱纪而赤裸裸的向我表示不处理,让我爱怎么办怎么办,说王全兵的违法乱纪和违反四风问题及违反中央八项规定他们都不会处理,还说调查文件也不能给我,说怕我怕调查文件给上级部门和怕我向媒体曝光了。我不知道为什么明知自己身为纪委,违规操作为王全兵包庇袒护还敢这么做?是王全兵赋予你这么大的勇气和权力挑战法律吗?王全兵还多次带领公安局,交警队 ,司法所等到我老丈人家恐吓威胁我们。尊敬的领导,请你们告诉我这个小小的老百姓,这个王全兵究竟是何许人也?他这个政府办主任是什么样的政府办主任?难道远远超过科级了吗?这个王全兵当初是怎样入党的?怎样能一路平坦的升官的?难道我们老百姓的一条命在王全兵的眼里不值钱吗?乞求省里能够派人彻查此事,能够公开此事,能够通过媒体公开此事,能够让全国老百姓来监督和评论此事

乞求领导主持公道

发布时间:
2017年10月3日,泰州市泰兴市政府办主任明知十九大召开之际晚上有重要会议要召开,为什么还能够接受别人的宴请?然后醉酒后驾驶违法车辆违法行驶把我家的孩子给撞骨折。他把法律当做成了什么?把十九大的精神当做什么了?把公务员禁酒令当做什么了?撞伤我家孩子后继续压在前轮下依然很嚣张跋扈的大骂我们,还打电话叫来几个人让我们走不出泰兴市,要把我们给弄死在泰兴,是谁给了他这么大的权利?给了他这个黑恶势力的权利?交警过来首先和他很热情的打招呼恭敬的叫他王主任,紧接着就骂我们,也不调查,反而是带着王全兵上车为他开脱和躲避酒精测试。现场的监控记录交警也不调取,更不调查事件,全部按照王全兵的指令去下交通认定书,执法记录仪的视频交警为了包庇和销毁证据也删除了大部分。难道交警部门不是为人民服务的?他们拿老百姓纳税的钱是为了帮王全兵办事?他们只听从王全兵的命令和效命王全兵?王全兵的钱比纳税人的钱有用?医院的副院长是王全兵的大舅子,王全兵老婆也是医院的一个领导,所以直接不给我家孩子治疗,也被他们赶出医院了,所有对王全兵不利的发票证据也被医院销毁了,还胡乱编造谎言为王全兵开脱责任。请问这个医院的存在是不是为了救死扶伤?是不是为老百姓服务的?难道这个医院也是变成王全兵家里的吗?那以后如果得罪了王全兵再进这个医院治病岂不是可以被他给悄无声息的害死在医院里?这样谁还敢到这所医院看病?这个医院还配叫做泰兴市第一人民医院吗?因为我的多次投诉,泰兴市公安局督察那边公开打电话骂我,还扬言说他们和王全兵就是很熟悉关系很好,也保证他没有喝酒,让我有本事尽管向上面投诉。我们老百姓心中神圣的公安局怎么也效命于王全兵了?怎么也可以为了包庇袒护王全兵来打电话骂我?像纪委反应和写信无数举报信,结果就等了了一个电话,还是公然的为王全兵包庇袒护,为他开脱责任,自己明知道王全兵违法乱纪而赤裸裸的向我表示不处理,让我爱怎么办怎么办,说王全兵的违法乱纪和违反四风问题及违反中央八项规定他们都不会处理,还说调查文件也不能给我,说怕我怕调查文件给上级部门和怕我向媒体曝光了。我不知道为什么明知自己身为纪委,违规操作为王全兵包庇袒护还敢这么做?是王全兵赋予你这么大的勇气和权力挑战法律吗?王全兵还多次带领公安局,交警队 ,司法所等到我老丈人家恐吓威胁我们。尊敬的领导,请你们告诉我这个小小的老百姓,这个王全兵究竟是何许人也?他这个政府办主任是什么样的政府办主任?难道远远超过科级了吗?这个王全兵当初是怎样入党的?怎样能一路平坦的升官的?难道我们老百姓的一条命在王全兵的眼里不值钱吗?乞求省里能够派人彻查此事,能够公开此事,能够通过媒体公开此事,能够让全国老百姓来监督和评论此事

宿迁市宿豫区陆集镇荣闸村的拆迁问题

发布时间:
陆集镇的拆迁已经持续一段时间,最近拆到了荣闸村三圣庙,在拆迁中暴露了几个问题: 1.国家法规严格要求对拆迁区域进行公示,完全没有做。就是口头告知群众要拆迁,说是有文件,但是工作人员明确不拿给当事群众看,并说要看去镇政府,不知出于何种目的,典型的带有恐吓性的瞒下; 2.对所有的赔偿标准都是含糊其辞,没有书面文件支撑,这就导致工作人员的寻租空间非常大,也同样严重损害群众利益; 3.工作人员拿着空白协议让当事群众签字,采用威逼利诱的手短蒙骗群众签字; 4.其口述的补偿标准是只有赔偿款(但标准不明确)没有住房,但是赔偿款与同等面积的住房(即使是按照一定的面积折扣)的购房款相差较大。工作人员给的方案是让当事群众买乡镇上的无产权住房,这怎么让老百姓接受。 基于以上,我相信这里面肯定存在较多的违法违纪问题,请江苏省纪委关注并调查此事。在现在“打虎拍蝇”的高压态势下,依然有人我行我素,不把国家的法律法规放在眼里,还用“农村的土政策”蒙骗群众,恐吓群众。 如果处理不好,往大了说,这就是基层政府造成的社会不稳定因素。

让基层惩处基层腐败太难了

发布时间:
东蔡村村民集体起诉肇巷村委会非法截留东蔡村祖坟迁移补偿款和骨灰室拆迁补偿款案 从2018年4月9日起至今已经有5个月,所到之处,处处碰壁 属地管理 分级负责 最后还都是回到丹阳市来处理, 丹阳市 陵口镇 肇巷村委会都是一条裤子 你让我村民情何以堪

塌方式腐败,不作为的官员

发布时间:
我是江苏省连云港市赣榆区墩尚镇河疃村徐恒明举报内容如下: 2016年11月3日连云港市纪委副书记苏士军接待我。2018年6月4日市纪委书记刘海涛接待我。于2018年9月6日市纪委副书记苏士军、区纪委书记闵浩、镇党委书记李杰跟我谈话,给我答复处处造假。 因寇恒家、吴德芳、董作玉“保护伞”是徐雪峰(现任海州区委常委、江苏海州经济开发区党工委书记);因黑社会、村霸寇建权、寇建军、寇站京“保护伞”是欧伟(现任赣榆区副区长、青口镇党委书记);镇党委政府其他主要成员有:陆建国(现任赣榆区教育局局长)、李杰(现任墩尚镇党委书记)、李海波(现任墩尚镇派出所所长)、龙孝申(现任墩尚镇信访办主任)、李海波(现任墩尚镇副镇长)等也只能顺从领导充当“保护伞”,并连公安、法院都参与镇压上访人,对黑社会、腐败分子加以保护已形成“保护壳”,地方“保护伞”拼命保护,对党纪国法地方官员不尽职守,不听党中央,和党中央唱对台戏,降低了老百姓对共产党的信任感。连云港市、区、镇都互相保护形成“保护壳”,不听民众呼声纵容贪污腐败黑社会人民议论,共产党什么都好,就是地方贪污腐败治不了,地方官员相互行贿受贿,真是塌方式腐败。地方贪官相互勾结,攻守同盟,使老百姓有状无处告,有冤无处申,地方官员不是从解决上访者的实际问题入手,而是千方百计派人在途中阻扰或在北京守株待兔,把上访人押解回当地,动用公权力将一些上访者强行关押、殴打、限制人身自由等违法行为。望上一级党组织能调查处理我地方腐败,能为人民主持正义。反腐:徐恒明,手机15061351048,身份证号码:32072119791009201X

给江苏省委书记娄勤俭、纪委书记蒋卓庆留言

发布时间:
我是江苏省连云港市赣榆区墩尚镇河疃村徐恒明举报内容如下: 2016年11月3日连云港市纪委副书记苏士军接待我。2018年6月4日市纪委书记刘海涛接待我。于2018年9月6日市纪委副书记苏士军、区纪委书记闵浩、镇党委书记李杰跟我谈话,给我答复处处造假。 因寇恒家、吴德芳、董作玉“保护伞”是徐雪峰(现任海州区委常委、江苏海州经济开发区党工委书记);因黑社会、村霸寇建权、寇建军、寇站京“保护伞”是欧伟(现任赣榆区副区长、青口镇党委书记);镇党委政府其他主要成员有:陆建国(现任赣榆区教育局局长)、李杰(现任墩尚镇党委书记)、李海波(现任墩尚镇派出所所长)、龙孝申(现任墩尚镇信访办主任)、李海波(现任墩尚镇副镇长)等也只能顺从领导充当“保护伞”,并连公安、法院都参与镇压上访人,对黑社会、腐败分子加以保护已形成“保护壳”,地方“保护伞”拼命保护,对党纪国法地方官员不尽职守,不听党中央,和党中央唱对台戏,降低了老百姓对共产党的信任感。连云港市、区、镇都互相保护形成“保护壳”,不听民众呼声纵容贪污腐败黑社会人民议论,共产党什么都好,就是地方贪污腐败治不了,地方官员相互行贿受贿,真是塌方式腐败。地方贪官相互勾结,攻守同盟,使老百姓有状无处告,有冤无处申,地方官员不是从解决上访者的实际问题入手,而是千方百计派人在途中阻扰或在北京守株待兔,把上访人押解回当地,动用公权力将一些上访者强行关押、殴打、限制人身自由等违法行为。望上一级党组织能调查处理我地方腐败,能为人民主持正义。反腐:徐恒明,手机15061351048,身份证号码:32072119791009201X

连云港市、区、镇都互相保护,已形成“保护壳”

发布时间:
我是江苏省连云港市赣榆区墩尚镇河疃村徐恒明。2018年9月6日,连云港市公安局赣榆分局墩尚派出所李明副所长给我下达传讯通知书赣公(墩)传讯字[2018]420号,徐恒明: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三项之规定,现通知你于2018年9月6日14时到墩尚派出所接受讯问。我到派出所镇纪委书记朱家永和派出所开车把送到市纪委。市纪委副书记苏士军、区纪委书记闵浩、镇党委书记李杰等人跟我谈话,给我答复处处造假,并不让我上网举报,市纪委副书记苏士军说我再上访就是缠访闹访,我质问说:我正常上访,我举报的问题是事实有假我负法律责任,你们什么都没处理,全是保护贪污腐败黑社会,我上访反腐败遭到打骂、拦路抢劫、私立公堂、雇凶杀人、非法拘禁、限制人身自由、陷害我诈骗、把我打伤犯法之事不作处理。寇建军打伤我,寇建军触犯法律不关押,把我受害者关押起来,硬逼我签字同意赔偿我6万元,我不同意就不放我。镇党委书记李杰威胁我说:再上网举报多了就是犯法。党中央欢迎全国人民举报,对贪污腐败“零容忍”无禁区,为什么在我们地方就不许举报也不处理,并连公安、法院都参与镇压,对黑社会、腐败分子加以保护已形成“保护壳”。地方“保护伞”拼命保护,对党纪国法地方官员不尽职守,不听党中央,和党中央唱对台戏,降低了老百姓对共产党的信任感。连云港市、区、镇都互相保护形成“保护壳”,不听民众呼声纵容贪污腐败黑社会人民议论,共产党什么都好,就是地方贪污腐败治不了,地方官员相互行贿受贿,真是塌方式腐败,望上一级党组织能调查处理我地方腐败,能为人民主持正义。反腐:徐恒明,手机15061351048,身份证号码:32072119791009201X

连云港市谁在为贪官污吏撑起“保护伞”?

发布时间:
我是江苏省连云港市赣榆区墩尚镇河疃村徐恒明。2018年9月6日,连云港市公安局赣榆分局墩尚派出所李明副所长给我下达传讯通知书赣公(墩)传讯字[2018]420号,徐恒明: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三项之规定,现通知你于2018年9月6日14时到墩尚派出所接受讯问。我到派出所镇纪委书记朱家永和派出所开车把送到市纪委。市纪委副书记苏士军、区纪委书记闵浩、镇党委书记李杰等人跟我谈话,给我答复处处造假,并不让我上网举报,市纪委副书记苏士军说我再上访就是缠访闹访,我质问说:我正常上访,我举报的问题是事实有假我负法律责任,你们什么都没处理,全是保护贪污腐败黑社会,我上访反腐败遭到打骂、拦路抢劫、私立公堂、雇凶杀人、非法拘禁、限制人身自由、陷害我诈骗、把我打伤犯法之事不作处理。寇建军打伤我,寇建军触犯法律不关押,把我受害者关押起来,硬逼我签字同意赔偿我6万元,我不同意就不放我。镇党委书记李杰威胁我说:再上网举报多了就是犯法。党中央欢迎全国人民举报,对贪污腐败“零容忍”无禁区,为什么在我们地方就不许举报也不处理,并连公安、法院都参与镇压,对黑社会、腐败分子加以保护已形成“保护壳”。地方“保护伞”拼命保护,对党纪国法地方官员不尽职守,不听党中央,和党中央唱对台戏,降低了老百姓对共产党的信任感。连云港市、区、镇都互相保护形成“保护壳”,不听民众呼声纵容贪污腐败黑社会人民议论,共产党什么都好,就是地方贪污腐败治不了,地方官员相互行贿受贿,真是塌方式腐败,望上一级党组织能调查处理我地方腐败,能为人民主持正义。反腐:徐恒明,手机15061351048,身份证号码:32072119791009201X

双丰村拆迁问题

发布时间:
张家港市双丰村部分村民于2018年5月底进行丈量,当时村里下发了丈量通知书,村书记要求村民家里外地人租户于6月20日之前全部搬走。村民听说拆迁了,都很开心,把外地人都赶走了,结果到现在,快半年了,镇上说不拆迁了,给村民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难道政府决策都是这么随意吗,村书记说的话都是信口开河吗,双丰村村民穷,环境差,周边都是化工厂,老百姓都靠一点房屋租金过日子,现在房子租不出去了,也不拆迁了,让老百姓怎么过,老百姓没有土地,守着几间房子艰难度日。现在缺被镇上、村里当猴一样耍,今天想拆,派几十个人来量房子,明天不想拆就不拆了,我们的政府就是这样儿戏的吗,希望尽快落实拆迁,同时期丈量的新套村早已完成拆迁。

致江苏省纪委监委一封公开举报信

发布时间:
尊敬的江苏省纪委书记蒋卓庆您好!我是江苏省连云港市赣榆区墩尚镇河疃村徐恒明举报内容如下: 2016年11月3日连云港市纪委副书记苏士军接待我。2018年6月4日市纪委书记刘海涛接待我。于2018年9月6日市纪委副书记苏士军、区纪委书记闵浩、镇党委书记李杰跟我谈话,给我答复处处造假。 因寇恒家、吴德芳、董作玉“保护伞”是徐雪峰(现任海州区委常委、江苏海州经济开发区党工委书记);因黑社会、村霸寇建权、寇建军、寇站京“保护伞”是欧伟(现任赣榆区副区长、青口镇党委书记);镇党委政府其他主要成员有:陆建国(现任赣榆区教育局局长)、李杰(现任墩尚镇党委书记)、李海波(现任墩尚镇派出所所长)、龙孝申(现任墩尚镇信访办主任)、李海波(现任墩尚镇副镇长)等也只能顺从领导充当“保护伞”,并连公安、法院都参与镇压上访人,对黑社会、腐败分子加以保护已形成“保护壳”,地方“保护伞”拼命保护,对党纪国法地方官员不尽职守,不听党中央,和党中央唱对台戏,降低了老百姓对共产党的信任感。连云港市、区、镇都互相保护形成“保护壳”,不听民众呼声纵容贪污腐败黑社会人民议论,共产党什么都好,就是地方贪污腐败治不了,地方官员相互行贿受贿,真是塌方式腐败。地方贪官相互勾结,攻守同盟,使老百姓有状无处告,有冤无处申,地方官员不是从解决上访者的实际问题入手,而是千方百计派人在途中阻扰或在北京守株待兔,把上访人押解回当地,动用公权力将一些上访者强行关押、殴打、限制人身自由等违法行为。望上一级党组织能调查处理我地方腐败,能为人民主持正义。反腐:徐恒明,手机15061351048,身份证号码:32072119791009201X

致江苏省人民政府一封公开举报信

发布时间:
尊敬的江苏省委书记娄勤俭您好!我是江苏省连云港市赣榆区墩尚镇河疃村徐恒明举报内容如下: 2016年11月3日连云港市纪委副书记苏士军接待我。2018年6月4日市纪委书记刘海涛接待我。于2018年9月6日市纪委副书记苏士军、区纪委书记闵浩、镇党委书记李杰跟我谈话,给我答复处处造假。 因寇恒家、吴德芳、董作玉“保护伞”是徐雪峰(现任海州区委常委、江苏海州经济开发区党工委书记);因黑社会、村霸寇建权、寇建军、寇站京“保护伞”是欧伟(现任赣榆区副区长、青口镇党委书记);镇党委政府其他主要成员有:陆建国(现任赣榆区教育局局长)、李杰(现任墩尚镇党委书记)、李海波(现任墩尚镇派出所所长)、龙孝申(现任墩尚镇信访办主任)、李海波(现任墩尚镇副镇长)等也只能顺从领导充当“保护伞”,并连公安、法院都参与镇压上访人,对黑社会、腐败分子加以保护已形成“保护壳”,地方“保护伞”拼命保护,对党纪国法地方官员不尽职守,不听党中央,和党中央唱对台戏,降低了老百姓对共产党的信任感。连云港市、区、镇都互相保护形成“保护壳”,不听民众呼声纵容贪污腐败黑社会人民议论,共产党什么都好,就是地方贪污腐败治不了,地方官员相互行贿受贿,真是塌方式腐败。地方贪官相互勾结,攻守同盟,使老百姓有状无处告,有冤无处申,地方官员不是从解决上访者的实际问题入手,而是千方百计派人在途中阻扰或在北京守株待兔,把上访人押解回当地,动用公权力将一些上访者强行关押、殴打、限制人身自由等违法行为。望上一级党组织能调查处理我地方腐败,能为人民主持正义。反腐:徐恒明,手机15061351048,身份证号码:32072119791009201X

谁能管住身边的“苍蝇”?

发布时间:
尊敬的江苏省委书记娄勤俭、纪委书记蒋卓庆您好!我是江苏省连云港市赣榆区墩尚镇河疃村徐恒明举报内容如下: 2016年11月3日连云港市纪委副书记苏士军接待我。2018年6月4日市纪委书记刘海涛接待我。于2018年9月6日市纪委副书记苏士军、区纪委书记闵浩、镇党委书记李杰跟我谈话,给我答复处处造假。 因寇恒家、吴德芳、董作玉“保护伞”是徐雪峰(现任海州区委常委、江苏海州经济开发区党工委书记);因黑社会、村霸寇建权、寇建军、寇站京“保护伞”是欧伟(现任赣榆区副区长、青口镇党委书记);镇党委政府其他主要成员有:陆建国(现任赣榆区教育局局长)、李杰(现任墩尚镇党委书记)、李海波(现任墩尚镇派出所所长)、龙孝申(现任墩尚镇信访办主任)、李海波(现任墩尚镇副镇长)等也只能顺从领导充当“保护伞”,并连公安、法院都参与镇压上访人,对黑社会、腐败分子加以保护已形成“保护壳”,地方“保护伞”拼命保护,对党纪国法地方官员不尽职守,不听党中央,和党中央唱对台戏,降低了老百姓对共产党的信任感。连云港市、区、镇都互相保护形成“保护壳”,不听民众呼声纵容贪污腐败黑社会人民议论,共产党什么都好,就是地方贪污腐败治不了,地方官员相互行贿受贿,真是塌方式腐败。地方贪官相互勾结,攻守同盟,使老百姓有状无处告,有冤无处申,地方官员不是从解决上访者的实际问题入手,而是千方百计派人在途中阻扰或在北京守株待兔,把上访人押解回当地,动用公权力将一些上访者强行关押、殴打、限制人身自由等违法行为。望上一级党组织能调查处理我地方腐败,能为人民主持正义。反腐:徐恒明,手机15061351048,身份证号码:32072119791009201X更多内容搜索网站

谁能管住身边的“苍蝇”?

发布时间:
尊敬的江苏省委书记娄勤俭、纪委书记蒋卓庆您好!我是江苏省连云港市赣榆区墩尚镇河疃村徐恒明举报内容如下: 2016年11月3日连云港市纪委副书记苏士军接待我。2018年6月4日市纪委书记刘海涛接待我。于2018年9月6日市纪委副书记苏士军、区纪委书记闵浩、镇党委书记李杰跟我谈话,给我答复处处造假。 因寇恒家、吴德芳、董作玉“保护伞”是徐雪峰(现任海州区委常委、江苏海州经济开发区党工委书记);因黑社会、村霸寇建权、寇建军、寇站京“保护伞”是欧伟(现任赣榆区副区长、青口镇党委书记);镇党委政府其他主要成员有:陆建国(现任赣榆区教育局局长)、李杰(现任墩尚镇党委书记)、李海波(现任墩尚镇派出所所长)、龙孝申(现任墩尚镇信访办主任)、李海波(现任墩尚镇副镇长)等也只能顺从领导充当“保护伞”,并连公安、法院都参与镇压上访人,对黑社会、腐败分子加以保护已形成“保护壳”,地方“保护伞”拼命保护,对党纪国法地方官员不尽职守,不听党中央,和党中央唱对台戏,降低了老百姓对共产党的信任感。连云港市、区、镇都互相保护形成“保护壳”,不听民众呼声纵容贪污腐败黑社会人民议论,共产党什么都好,就是地方贪污腐败治不了,地方官员相互行贿受贿,真是塌方式腐败。地方贪官相互勾结,攻守同盟,使老百姓有状无处告,有冤无处申,地方官员不是从解决上访者的实际问题入手,而是千方百计派人在途中阻扰或在北京守株待兔,把上访人押解回当地,动用公权力将一些上访者强行关押、殴打、限制人身自由等违法行为。望上一级党组织能调查处理我地方腐败,能为人民主持正义。反腐:徐恒明,手机15061351048,身份证号码:32072119791009201X更多内容搜索网站

对基层农村做法的困惑

发布时间:
我这里是江苏省泰兴市古溪镇尹垛村,现反映二个问题: 1、村干部这两天突然通知古马河边的村民,限大家5天内将自家河段内的鱼清干净,理由是疏通河道。现如今此古马河段根本无运输船只,一切运输都是经由陆路完成,且河道一直水流通畅,不知疏通河道的提法怎么来的?关键是政策突然下达,农民根本来不及应对。每户人家的河段所养鱼只都有上千斤,要求5天内清干净,请问这么多的鱼这么短的时间农民如何处置?另外现在还是农村的大忙时节,如此折腾,考虑过给农民带来的巨大损失吗?另外我们这地方在家的农民收入基本以种田为主,不让养鱼就断了大伙儿一个重要的收入来源。 2、据说很快农村将禁止传统的烧火做饭而是强制大家用管道天然气,试问这样做考虑过农民的经济承受能力吗?桔杆等传统烧火用农作物配套的环保处置方案有吗? 农民是我国收入最低最辛苦的阶层,国家一直讲要给广大农民兄弟减负增收,不知道这些基层的措施为什么和中央背道而驰?这些基层政策是拍脑袋决定出来的吗? 急盼上层领导的回复

塌方式腐败,不作为的官员

发布时间:
尊敬的江苏省委书记娄勤俭、纪委书记蒋卓庆您好!我是江苏省连云港市赣榆区墩尚镇河疃村徐恒明举报内容如下: 2016年11月3日连云港市纪委副书记苏士军接待我。2018年6月4日市纪委书记刘海涛接待我。于2018年9月6日市纪委副书记苏士军、区纪委书记闵浩、镇党委书记李杰跟我谈话,给我答复处处造假。 因寇恒家、吴德芳、董作玉“保护伞”是徐雪峰(现任海州区委常委、江苏海州经济开发区党工委书记);因黑社会、村霸寇建权、寇建军、寇站京“保护伞”是欧伟(现任赣榆区副区长、青口镇党委书记);镇党委政府其他主要成员有:陆建国(现任赣榆区教育局局长)、李杰(现任墩尚镇党委书记)、李海波(现任墩尚镇派出所所长)、龙孝申(现任墩尚镇信访办主任)、李海波(现任墩尚镇副镇长)等也只能顺从领导充当“保护伞”,并连公安、法院都参与镇压上访人,对黑社会、腐败分子加以保护已形成“保护壳”,地方“保护伞”拼命保护,对党纪国法地方官员不尽职守,不听党中央,和党中央唱对台戏,降低了老百姓对共产党的信任感。连云港市、区、镇都互相保护形成“保护壳”,不听民众呼声纵容贪污腐败黑社会人民议论,共产党什么都好,就是地方贪污腐败治不了,地方官员相互行贿受贿,真是塌方式腐败。地方贪官相互勾结,攻守同盟,使老百姓有状无处告,有冤无处申,地方官员不是从解决上访者的实际问题入手,而是千方百计派人在途中阻扰或在北京守株待兔,把上访人押解回当地,动用公权力将一些上访者强行关押、殴打、限制人身自由等违法行为。望上一级党组织能调查处理我地方腐败,能为人民主持正义。反腐:徐恒明,手机15061351048,身份证号码:32072119791009201X更多内容搜索网站

元方缘骗我钱

发布时间:
我要元方缘还钱,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共35页 690条记录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