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修身齐家录

真诚无价

发布日期:2018-07-13信息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字号:[ ]

古往今来,自白之文并不鲜见。或述其经历曲折人生坎坷,或陈其凌云之志经世之才,或吐其得意事功不传秘经,或悔其昧心之过反侧之责,多给人真诚和亲近感。清代诗人汤濂的一篇自白之文,很值得读者揣摩玩味。

汤濂,南京人,生于乾隆年间,殁于同治年间。他的诗很有成就,曾国藩评价甚高并欣然为其文集作序。当代著名作家董桥先生也在文章中饱含敬意地提到过他。

他的自白尤有特色。他说自己门第不高,充其量也就是一衣食有着的小康之家,“家本小阜”、“门庭清肃如水。”可贵的是,对这样的境遇,他比较平和、随遇而安。平生之志并不在发大财做大官,而是读书。不止自己没完没了地读,后世子孙也要读,智也罢、愚也罢,书是要读到底的。“三十年闭户读书”、“居家生五子,无论智愚,命之读以养其廉耻,广其见识。”说得何其明了!读书的目的不是为了日后如何如何,而是开阔胸襟,明礼义、知廉耻、有见识,做一个真正的顶天立地的、大写的人。

他坦荡旷达,喜欢交友,但是原则性很强,他有自己的交友理念和准则,以文会友,以德结友,独立人格,不卑不亢。这一点是明确的也是坚定的。“喜交年高而胜己者,其为文,虽儿童辈亦相与疑析,不慕势利,善与穷亲故旧往来”,“与富交,无放贷者,与贵交,不丐其竿”,“诗书往来,状元宰相、名官名士、文人墨客以及僧道商贾、渔樵乞丐、青楼优伶共百余人”。可师可则的德高长者,是他倾心结交的对象;境遇不如他的穷亲戚,一起见证过岁月和创伤的老朋友,曾经无比知心和默契的故知旧交,是他一辈子也忘不掉放不下的,往来密切溢于言表。除此之外,也有若干的富贵大佬、学界名流甚至是贩夫走卒、三教九流,真可谓是朋友遍天下。而诗书往来笔墨之交,应该是其中更为主要的内容。“为文法古而不名一体,著诗文四十卷。”这沉甸甸的成就理所当然地铸就了他的影响和吸引力。

诗界大腕,文章泰斗,这固然让他风光无限,但是,他的大德高古如沐春风让人更能亲之近之引为知己。他说:“处世与人交始终如一,终身无不欢而散之友,与人共事宁自己吃亏无丝毫想占便宜,不欺诈,待人以信义为主。人求作字作文,无一毫骄吝意,得暇即书之或不取即送之。”这样的堂堂君子,这样的鼎鼎正人,这样的崇高风范,天底下能有哪个不喜欢、不钦敬、不趋之若鹜地与之把手言欢呢?他还喜欢饮酒,而且是豪饮、海量,仿佛又一个李太白。他坦言“酒能饮,畅聚虽有醇醪斤余亦可无醉。风月场豪饮,境过辄忘。”他的真,他的毫不假饰,不仅不会减损他谦谦儒雅的文士形象,反而更加衬托出他的坦诚、磊落与可爱。

这个童真般的自白,异常清晰地勾画出一个爱书好友,平和达观,谦虚谨慎,清肃自守,不慕势利,宽厚待人,嗜酒独游,著作等身的有道义、守忠信、重志节的名士形象,它再一次宣示了“真”字之于文学、之于人生的崇高地位和无穷魅力。(马军)